客服熱線
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   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“四個一批”江蘇化工產業催生新動能

中國油墨人才網迅:今年1月底,江蘇省對化工產業調整進行年度考核。2017年,該省關停并通過驗收的化工企業達1421家,完成目標任務的123.3%。與全省工業整體相比,石化業主營收入、利潤總額的增速均保持領先。

    “四個一批”催生江蘇化工產業新動能

    通過對舊動能的關停并轉,縣域投資強度從每畝2萬元-3萬元提升到幾十萬元

    今年1月底,江蘇省對化工產業調整進行年度考核。2017年,該省關停并通過驗收的化工企業達1421家,完成目標任務的123.3%。與全省工業整體相比,石化業主營收入、利潤總額的增速均保持領先。

    江蘇化工產業主營收入列全國第二位,是本省的重要支柱產業。但全省6300余家化工企業,相當一部分處于中低端,進入產業園的僅有30%。自2016年10月以來,江蘇執行歷史上最嚴格的“263”環保行動,針對化工產業實行“四個一批”(關閉一批、搬遷一批、入園一批、提升一批)專項行動。目標是,到2020年底,與2015年相比二氧化硫等幾項主要污染物減排全部達到20%,企業入園率達50%以上;在15年內,將化工產業由蘇南、蘇中向蘇北轉移。

    江蘇怎樣調動地方的調整積極性?首先,對不達標的化工企業,以鐵腕手段實施關閉和搬遷;除此之外,省里順應地方政府和企業意愿,支持企業在當地以市場化進行重組。蘇州特種化學品有限公司,因為技術強、實力強,去年就有幾家企業找上門來談重組。

    其次是在各方關心的財稅分配上做文章。江蘇省規定,對外遷企業稅收的地方留存,實行遷出地與遷入地共享;企業搬遷置換出來的土地增值收益,原則上全部返還給工業企業,以此提高搬遷積極性。

    推動化工企業進園區,是江蘇化工產業調整的一項重要措施。江蘇各級政府對園區建設的做法給人啟發。為防止重復建設,不同園區的規劃由省級牽頭。園區的基礎設施建設、運營,由過去政府大包大攬,轉為交給市場。某園區將污水處理廠出售給新加坡一家水務公司,一個沒想到的效果是,園內企業的污水處理成本大大降低。

    近兩年來在調整中,江蘇化工業高新技術產品產值年均增長達30%以上。除了企業主動創新外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:政府通過提供“貨真價實”的服務,營造良好發展環境,既促進當地企業發展,又吸引高端企業。一家央企一度打算落戶外省,但最終落戶連云港市徐圩新區。這家企業有關負責人談到的一個原因,出乎很多人意料:僅為支持中小企業,徐圩新區就設立50億元的產業引導基金——對中小企業都能提供如此切實的服務,遑論央企?

    在全省化工業向蘇北轉移中,江蘇有一條經驗值得借鑒:經過對國家有關部門卓有成效的工作,在連云港建設世界一流石化產業基地。這是國家規劃布局的七大世界級石化基地之一。南京大學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理事長、院長劉志彪說:“依托這個‘世界級’的品牌效應,蘇北這個落后地區能更容易吸引蘇南、蘇中的化工企業,推動全省產業調整。”

    江蘇的實踐,還回答了一個問題:在當前經濟下行形勢下,化工產業調整總體上不會對經濟造成影響。在去年的調整中,蘇北一個180多家企業的化工園區,只有80多家維持正常運營,經營可謂慘淡。然而更振奮人心的是,通過對舊動能的關停并轉,江蘇縣域投資強度從原來的每畝2萬元-3萬元,提升到近兩年來的幾十萬元。

    將雷霆手段與科學舉措相結合

    □王學文付玉婷

    既著眼長遠、立足產業發展趨勢,對落后產能施以雷霆手段,又從現階段的省情出發,在動能轉換中推出科學務實的舉措,這是江蘇化工產業調整取得豐碩成果的根本原因。

    化工產業,以其在國民經濟中的基礎性地位,以其進入門檻低、利潤見效快等特點,一度成為各地爭上的產業。但它對環境污染重、安全隱患大,一些門類“利潤薄得像刀片”,靠量而不是靠質取勝。在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入高質量發展的今天,在人民群眾對生態環保和安全生產高度關注的今天,這個產業亟須進行調整。

    去年江蘇關停四分之一的化工企業,在這項工作上毫不手軟、退讓,可謂祭出雷霆手段。近年我們不斷發現,江蘇的結構調整先人一步,發展后勁十足。在此我們讀出的邏輯是,對舊動能的依賴性去除得越徹底,發展新動能才越有積極性;落后產能關停越徹底,發展先進產能才越有作為。正實施新舊動能轉換的各地,對此須有清醒認識。

    對落后產能施以雷霆手段,來自對產業發展趨勢的清醒認識。化工產業由在城市周邊野草式生長,轉為進入園區科學發展;由數量增長,轉向質量提升;由內陸地區搬遷到沿海地區,這是化工行業的發展趨勢和產業規律。江蘇省大舉關停化工企業,積極推動入園,由蘇南和蘇中向臨海的蘇北集中,符合這個趨勢和規律。

    對落后產能施以雷霆手段,來自對新發展理念的堅決貫徹落實,來自對當地長遠發展的責任擔當。新發展理念要求我們實行創新發展、綠色發展等,由對土地、資金等生產要素量的投入,轉為對技術、人力資源等質的提升。這樣做短期會影響增長數字,卻是在為長遠發展蓄勢儲能。江蘇各級以對新發展理念的真正價值認同,以對地方發展的擔當,果決地這樣做了。這給人以鏡鑒。

    與雷霆手段相配合的,是科學務實的舉措。雷霆手段之所以能夠進行,是方法的“接地氣”。任何發展都不能超越階段性。在當前發展階段,化工產業還是很多地方的支柱產業,不能輕言拋棄、放棄。基于此,江蘇支持各市對符合條件的化工企業就地重組,搬遷企業在稅收地方留存等方面,實行遷出地和遷入地共享。這種理解下級政府、為下級政府考慮的做法,減少了這項工作的阻力。

    科學務實的舉措,來自對政府和市場作用的清醒認識。今天在很多地方,政府加大基礎設施投入,仍被視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保險做法;基礎設施建成后由政府運作,仍被視為政府增加財稅收入、體現作為的手段。江蘇充分認識政府在這方面的短板,把相關基礎設施運營交給企業,而且是國外企業,體現了對市場作用的深刻認知,更體現了它的開放視野。化工產業轉型任重道遠,需要這種市場意識和開放意識。

    當前我國正處在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,內外部環境的復雜性,使得這項工作猶如逆水行舟。只有將雷霆手段和科學舉措相結合,才能真正推進新舊動能轉換。

明透i豆app